National Yang-Ming University + 886 2 2826 7391

是「不考試,我們就不知道怎麼教學生?」還是「不考試,我們就不知道怎麼學習?」

網路上總有人喜歡分享一些所謂的名人寫的文章。今天就不小心看到一篇不知道是誰分享的「一堵打不破的牆?從高中女生程度落後談起」。

其實高中自然組和社會組的分組爭議一直都存在,以下我要寫的重點也不是高中女生是不是被分組制度犧牲。我想討論的是那篇文章最後作者的一句話:「不考試,我們就不知道怎麼教學生」。我認為正解應該是「不考試,我們就不知道怎麼學習」。

長久一來,高中自然組的數學,物理和化學這三科,教學目標從來就不是培養學生自然科學和邏輯思考的能力 (從近日的食品安全爭議就可以看出來)。舉例來講,我們的高中化學,也許能教會學生複雜的弱酸共軛鹼計算(至少頂尖高中生應該會,不過我懷疑有多少人畢業一年後還記得)。但這些學生,長大出了社會之後,會盲目的相信不學無術的媒體和名嘴,認為銅葉綠素鈉吃了以後會重金屬中毒,而沒有自己蒐集資料做合理判斷的能力。

是寫高中教科書的大學教授的錯嗎?我們該譴責那些編課本的大教授們,不教生活化的主題,而一味把出社會後再也用不到的「弱酸共軛鹼」這種鳥不生蛋的主題,放到課綱裡嗎?其實你去看西方國家的高中課本大學普通化學課本,一樣也有這些所謂「非生活化」的題材。

那麼是高中老師的錯嗎?是高中老師 「不考試,就不知道怎麼教學生」,所以只教計算,公式,口訣,題型,而不教觀念嗎?也許是,但我認為大部分的責任不在高中老師。

聯考 (或指考,學測,隨便你怎麼叫它們) 的目的,不是測驗你會不會,而是要把你和其他人來排個高下。也就是說,聯考 (指考學測基測)是一種排名的考試。既然要排名,那它一定要出很容易分出高下的題目。它不能只出「最基本身為一個高中畢業生該會的東西」。這樣一來,就會有成千上萬的考生,考出來分數都一樣。看看現在十二年國教你就知道,我們的家長,我們的社會,對於「只測驗學生會不會」,而沒有辦法「把高分的人和低分的人區分開」這件事,有著極度莫名且完全無法化解的焦慮。

也就因為這樣,我們的高中物理,化學和數學,極度的扭曲學生的思辨能力。老師不敢只出觀念題,而一定要拼了老命出變態到不行的計算題。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分出個高下。什麼「三元弱酸解離」,什麼「五顆大小不一的金屬球堆在一個容器內,求每一顆球對容器內壁的分力」,我實在很懷疑那些出題老師,有沒有真的做過實驗,看看你所謂解題公式算出的答案,到底對不對。

其實這不是任何一個人的錯。我們的社會沒辦法接受除了考試之外的選才方式。這是東方社會根深蒂固的觀念。「不考試」等於「不公平」。而公平正義不就是每一個政客天天掛在嘴邊(但沒有放在心上)的口號。我個人認為,在高中進大學,或甚至國中進高中階段,追求考試正義是必要之惡。即使它的代價是抹殺絕大部分的人對學科的熱誠。畢竟我們的社會只需要少部分菁英就夠了。殊不知號稱開放學習的老美,每次科學常識調查,老美一定是排名在後面。

那我還要抱怨什麼呢?既然我們的高中生「不考試就不知道怎樣學習」這件事,是制度的產物,那我們就不要在苛求高中生,給他們一個「中斷」吧。

我要抱怨的是,這些高中生上到大學之後,只會把「自主學習」,「自由學風」這些字眼,當成他們蹺課,遲到,穿夾腳拖,用學術網路打電動下載非法影音的藉口。真正講到讀書,這些學生還是抱持著「不考試就不知道怎樣學習」的態度。

何以見得?讓我告訴你頂尖大學發生的故事。

陽明大學醫學系算頂尖的大學科系了吧,再怎麼算在醫學系也僅次於台大。陽明醫學系充滿了學測滿級分,全國科展前三名,奧林匹亞物理化學生物地科世界金牌的所謂天之驕子。孟子曰『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樂也』。所以你認為教到醫學系,是陽明老師夢昧以求的事?

大錯特錯。在陽明,醫學系大一大二共同必修科目可是全校都沒人想上的爛課。只有爛咖才會被排到上這種爛課。(以上用誇飾修辭法,請勿吹毛求疵)。而我,正好是其中一個爛咖。

去年我不小心接下一門沒人要教的大二必修課,第二天教務長就來敲門。諄諄告誡我『醫學系的課不是好上的,你要注意什麼什麼什麼,不然會死得很慘』。簡單來講,學生自恃聰明,你教太簡單,他把老師看扁,你教太難,他認為老師不盡責,沒有把他教會。那時我還搞不清狀況,覺得教務長你太小題大作了吧,好歹我也是一路名校出身,怎麼會罩不住這些 20 歲小夥子。結果證明搞不清狀況的是我。

本來那門必修課有一本課本。好啦,那門課不是什麼秘密,就叫做「計算機概論」。但是你知道醫學系總是自認為高人一等,他們認為他們滿級分的學生,不能和其他科系學生一樣,上那種呆呆板板的計算機概論。而要「為醫學系量身訂做的計算機概論」。所以我費盡苦心,捨棄原本好用的教科書,自己到處蒐集生活化,和醫學相關的資訊領域題材,準備好好的給他上一學期。

舉例來講,我在課堂上告訴學生,Windows 為什麼會一天到晚給你不會動的藍色螢幕,為什麼一些政府機關網站會被瀏覽器警告安全性有問題,為什麼醫生看病要把一張醫事人員憑證卡插在一個讀卡機上,為什麼校內網路很慢的時候你該怪你沒有灌防毒軟體。我猜想這些都是很有用的知識。我說,上大學之後,期中期末考的目的不再是把你們分出高下,而只是確保你們學會這門課應該會的基本的知識。因此那些要記憶的,要計算的通通不會考。套句現在流行的話,我「負面表列」一定不會考的東西。

結果學生平常不來上課,期中考快到的時候,一堆人跑來說「老師,我不知道教材重點在哪裡」,「老師,我不知道要怎樣準備」。更有甚者,期末學生填寫評鑑報告,最常出現的句子就是「沒有重點,不知道怎樣準備」。

很明顯這些「天下之英才」,不考試就不知道怎樣學習。他們需要的是「正面表列」。你告訴他公式不必背,計算不會考 (即使要考,公式和所有需要的背景知識也會同時出現在題目裡) 是沒有用的。他想知道的是哪些題型會考,哪些範圍要準備,哪些共同筆記要讀,考古題在哪裡。

我們未來的醫師,全國高中畢業生的前百分之一,不考試就不知道怎樣學習。我跟學生講解醫事人員憑證卡背後的資訊安全機制,講完以後,學生認為那都是敘述性的東西,對他們來講不過是「故事」而已。他們習慣的學習方式,不是理解一件事為何如此運作,而是「這件事要在考卷上要怎樣出題」。

難怪我們的毒物專家醫師和其家人,可以講出「家中均不喝鮮奶」這種不科學的話,其理由僅僅是懷疑鮮奶有動物用藥。原來醫師從進大學之後,因為沒有漫天蓋地的考試壓力,他們就停止學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