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 Yang-Ming University + 886 2 2826 7391

我們能相信市面上的中文翻譯書籍嗎

網路上有一群人以攻擊名人翻譯的英文書為樂,例如這裡。我猜想這些人(其中一部分)可能是職業翻譯者,認為那些大量生產中文翻譯本的名人,搶去了他們的飯碗。最近我剛好看到一本所謂得過吳大猷科普翻譯獎的譯者所翻譯的書,書名叫「反對完美,科技與人性的正義之戰」。原文是有名的 Michael J. Sandel 所寫,書名是「The case against perfection -- Ethics in the age of genetic engineering」。

職業譯者的翻譯應該沒什麼問題吧。結果卻不是這樣。這書看得我頭昏腦脹,偶而還會搞錯作者的原意。舉例如下:

The shadow of eugenics hangs over today's debates about genetic engineering and enhancement. Critics of genetic engineering argue that human cloning, enhancement, and the quest for designer children are nothing more than "privatized" or "free-market" eugenics. Defenders of enhancement reply that genetic choices freely made are not really eugenic, at least not in the pejorative sense t hat term conveys. To remove the coercion, they argue, is to remove the very thing that makes eugenic policies repugnant.

中譯本節錄如下: 

優生學的陰影籠罩在今天基因工程和改良的爭辯上。批評基因工程的人認為,人類的無性複製,基因改良和要求訂做孩子,完全是「私有化」或「自由市場」的優生學。擁護基因改良的人回應,自由的基因選擇不是真正的優生學,至少不是字面上所表達的輕蔑意義,他們解釋,去除優生政策令人厭惡之處,就是擺脫高壓政治。

我承認我第一次是看中文翻譯本的。看到上面這一段最後一句,「他們解釋 ... 高壓政治」,感覺應該是這種意思:「去除掉令人厭惡的地方之後,優生政策就等於『擺脫高壓政治』」。很顯然,這根本語意不通。參照原文之後,才發現其實應該是這樣:「優生學令人厭惡的地方就是所謂強制性 (強制某些人不能繁衍後代等措施)。而現今的基因工程等手段,由於沒有強制性,所以事實上等於把優生學最令人厭惡的部分已經拿走了。也就是說,現在這類的基因工程和改良等技術,根本不應該被眾人厭惡。」

另外一個例子:

How exactly the spokesman had overstated the President's position is unclear. If embryonic stem cell research does constitute the deliberate taking of innocent human life, it is hard to see how it differs from murder.

中譯本節錄:

發言人實際上是怎麼誇大敘述總統立場的,我們並不清楚。假如胚胎幹細胞研究不構成蓄意奪取無辜生命的話,很難看出是如何不同於謀殺。

中文翻譯讀起來邏輯就怪怪的。對嗎?假如胚胎幹細胞沒有殺生的爭議,就和謀殺無關啊。怎麼會「很難看出如何不同於謀殺」?看過原文你就知道,很多時候職業翻譯者對她所翻譯的主題,背景知識不夠,所以容易寫出和原文文意相反的翻譯。